猫鼬和垃圾处理

我吃了三只猫。当我去兽医医院打壁虱时,其中一个感染了一只病猫。当我回到家时,三只猫养了一只猫,他们呕吐并舔了舔。我去了一家兽医医院,发现注射尚未开始。

在痛苦中,我想想医生说的话:“猫和狗的死亡率很高,但不是100%。人类使用的所有药物和动物都可以使用,但人类使用它们的更高级的方式。”

“我决定尝试一种新的营救方法。那时候,我的心情非常绝望。如果我不能挽救它,我以为我不会提高它。”

一只去医院的7岁大猫,打开人白蛋白针,将针移到兽医医院打架。

母亲也在喂狗。当风消失时,我也感染了我的狗。我也吐。当他发现自己错了时,便将他送往兽医医院进行注射,但似乎无济于事。根据经验,我母亲给狗注射了人干扰素(我对这种药物了解不多,因为如果干扰素高于转移因子,它会更贵)。经过几次注射,狗的身体逐渐恢复。